首页 > 特种养殖 > 文章

海啸频发,印尼预警系统为何失效?

2019-06-10 来源:本站

海啸频发,印尼预警系统为何失效?

  2018年12月22日晚间,印度尼西亚西部巽他海峡发生海啸。

截至12月26日,死亡人数已超过400人,另有1500人受伤,至少万人流离失所,伤亡人数还可能进一步上升。   与两个月前发生的海啸一样,这次印尼仍未成功预测海啸的到来。

当地时间23日,遭到海啸袭击的印尼万丹省发布海啸预警。 接到警报讯息后,不少民众迅速跑向高处,也有民众乘坐汽车和摩托车撤离。 不过,第二起海啸并没有到来。   对于真的海啸并未成功预测,却又在灾难后误发海啸警报。

一时,印尼减灾部门被推向风口浪尖。

  海底滑坡和火山爆发预警系统缺失这次海啸发生时,印尼并没有监测到地震活动,初步怀疑海啸是由喀拉喀托火山喷发引发海底岩层滑坡和月圆引发涨潮共同所致。   “我们并没有对由海底滑坡和火山活动引发的海啸制定预警措施。

”印度尼西亚国家减灾署发言人苏托波呼吁,“国家气象、气候与地球物理局的建议是停止一切海滩活动,近期这段时间民众应避免到沿海地区。 ”  让民众远离沿海地区并不可行。

印度尼西亚是由万多个岛屿组成的群岛,总面积190万平方公里,总人口超过亿,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国,大约有60%的人口都密集居住于仅有12万平方公里的爪哇岛上,另有将近三成人口也生活在沿海地区。   印尼地质专家初步判定,“喀拉喀托火山之子”(AnakKrakatoa)火山爆发是触发大海啸的原因。

该火山之所在的群岛附近地震频繁,多次喷发。

  1883年8月27日,“喀拉喀托火山之子”大爆发,一度喷射出高20多公里的灰烬,飘落到4500公里远的澳大利亚和毛里求斯。

据史料记载,当时有数百个村庄被摧毁,三万多人遇难。   12·22巽他海峡大海啸发生前的几个月里,“喀拉喀托火山之子”一直在喷灰烬和熔岩,但这并未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直到灾难发生后,来自印尼气象机构的DwikoritaKarnawati才发现,“火山爆发引起了水下滑坡并最终引发了海啸。 但是,我们没有针对山体滑坡或火山爆发引发海啸的预警系统。 ”  这名气象机构负责人还在社交媒体上进一步解释说,印尼迫切需要建立一个水下滑坡和火山爆发引发海啸的预警系统。 据了解,地质滑坡引发1992年毛梅雷(Maumere)海啸和2018年9月28日的帕卢(Palu)海啸。   当前,印尼的海啸预警系统大多基于对地震强度和震源位置的快速估算,无法预测海底山崩、火山喷发所触发的海啸。

  “灾难超市”遭遇资金难全球90%的地震发生在“太平洋火环地带”(PacificRingofFire),而身处“火环”中心的印尼则有着“地灾超市”之称,每年大约发生一万多次地震,有数十次地震带有强烈的破坏性。   早在1979年,印尼就建立国家自然灾害局(BAKORNASPB),作为社会事务部下属的负责灾害管理的政府机构,主要负责发挥协调功能。

  “海啸早期预警系统”始于14年前。

2004年12月26日,苏门答腊以西印度洋海底发生9级以上超强地震,所引发的海啸波及东南亚、南亚13个国家,共造成万人死亡,印尼至少有万人遇难。

  鉴于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频繁发生,印尼政府效仿日本设置“建立灾害预警和灾害避难所项目”预算。

其中,所建立得灾害信息中心与国际卫星预警信息中心联网,可以将当地数据和国际数据进行交换,发出预警。   2004年南亚海啸后,来自德美日等国的科学组织曾为印尼设计了一套海啸预警系统,由22个浮标组成的海啸监测和预警网络:浮标与海底传感器相连,可以监测到海洋上微小的压力变化,进而发出海啸预警。   “由于资金短缺,2012年就已停止使用探测海浪的海啸浮标。

已经没有一个在运行。 ”面对公众的质疑,印尼国家减灾署发言人苏托波稍早前公开承认,该预警系统多次受到海啸的损害,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投资修复。

  2013年,在美国科学家的帮助下,印尼科研机构人员开始研发一套新的海啸探测系统,它通过电缆、声波和传感器节点来识别水下情况变化,并将信息传给印尼气象部门。

该项目在2016年取得实验室成功,直到今年7月才获得部分拨款,但所获得的资金已远不足以覆盖项目成本。   “火山海啸影响范围小、威力强大,但可以提前预警。

”台湾文化大学大气科学系主任曾鸿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当前的科技要设置预警系统,只是经费问题。 这必须看印尼政府是否愿意将经费大幅度投入海啸预警工作。

”  按照印尼灾害管理局2012年度的预算,要维持海啸和地震预警系统需要1亿美元的投入,这对灾难频发、货币持续大幅贬值的印尼来说并非小数字。

  美联储已为印尼经济亮起“黄灯”。

近年来,印尼持续受到全球金融市场不确定性的打击,印尼盾兑换美元汇率已经跌破15000,处于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差水平。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杨枫(发自印度尼西亚万丹省首府西冷)  南方周末记者于冬编辑:何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