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种养殖 > 文章

记我爷爷朱永瑞的大表弟:战略导弹专家(转载)

2019-06-10 来源:本站

记我爷爷朱永瑞的大表弟:战略导弹专家(转载)

  一等功臣吴锡挺!  吴锡挺(~),浦江县吴店村人(今属郑家坞镇)。 中共党员。

生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驻某厂副师职军事代表,第二炮兵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高级工程师,大校军衔,技术五级,享受副军级待遇。 1992年起,国务院发给特殊津贴。   锡挺于1951年7月,在浦江中山中学就读时志愿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那时,正值建国伊始,朝鲜半岛上烟硝弥漫,抗美援朝战争激烈进行之际,他怀着一颗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立志投笔从戎,受到人们的赞誉。 在中山中学庆祝建校五十周年大会上,他曾深情地说:“当时国家的安全正受到严重威胁,老师经常向我们作形势报告,使我受到很大的启迪。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于是我决定选择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道路,以报效祖国。

”  入伍后,他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三步兵学校学习,后又转入空军第十航空学校深造,1953年12月毕业,任空二师机械师,参加过解放浙江一江山岛和大陈岛及保卫领空的战斗。 195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8年初,被选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工程学院学习,1961年毕业,先后任第二炮兵驻某厂和某厂的军事代表。 1985年10月,被任命为副师职军事代表。 1985年5月起兼任第二炮兵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 1985年8月,被评为高级工程师。 同年9月,被授予大校军衔。 1992年10月起,国务院发给特殊津贴。 1994年12月,定为技术五级,享受副军级待遇。 1997年1月17日遭车祸不幸去世,终年62岁。   锡挺致毕生精力于祖国的国防事业,为第二炮兵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几十年来,他鞠躬尽瘁,夜以继日地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用科学的理论指导实践,填补了一项又一项的导弹技术科研空白,取得了多项重大的成果。 他曾参加了二十多次导弹飞行试验和技术把关工作,多次在临射的关键时刻发现重大隐患,及时采取有力措施,确保了导弹的发射成功;曾两次参加代号为“神剑”的军事演习,并担任第二炮兵技术组副组长,亲临现场指导工作,排除故障,为演习的成功做出了贡献。

他先后任总工程师、高级顾问、专家,多次出国执行援外工程任务,解决了许多技术难题,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受到总参和二炮首长的表扬。   由于他在长期的工作中刻苦钻研导弹技术,积累了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使他逐步成长为第二炮兵大型项目的带头人之一。

自1990年起,他作为课题组负责人,跨系统、跨专业组织了某型号导弹挖潜增程,精度挖潜,中、小射程可靠性发射,防高温等项大型科研项目的攻关工作,取得了巨大的军事效益和经济效益。 数十年来,他几乎参加了我国所有型号战略导弹的研制生产和靶场飞行试验,数百次在我国战略导弹及其装备验收书上签字。 他潜心研究理论,善于科学总结,曾经出版了《导弹发射何为东远西近》、《射程控制系统综论与比较》等多部专著;在军内和二炮系统的内部刊物如《长缨》、《航空知识》上发表了39篇学术论文;在某型号导弹专家论证会上发表2篇具有权威性的学术报告;还撰写了技术手册100余份,论述精辟,见解独到,被人们誉为“导弹通”和为导弹发放“准生证”的人。

  锡挺在47年军旅生涯中,曾先后荣立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 1991年被评为第二炮兵优秀共产党员。 1996年被评为第二炮兵“八五”期间科技工作先进个人。

他的著作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一次,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二次,二等奖一次,三等奖二次,四等奖一次。

他的事迹曾在《解放军报》、《光明日报》、《科技日报》、《火箭兵报》和中央电视台多次报导。

为了表彰他为发展我国工程技术事业做出的特殊贡献,除国务院发给特殊津贴外,还曾作为第二炮兵的英模代表,光荣出席了国防部举行的“八·一”建军节招待会,李鹏总理举行的建国四十五周年国庆招待会和中组部、人事部、总政治部举行的专家、学者春节茶话会。   锡挺十分重视政治思想学习,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作风正派,坚持真理,勤奋好学,刻苦钻研,严谨务实,一丝不苟。 他为人谦和,生活俭朴,勇于进取,开拓创新。

他热爱事业胜过生命,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在事业上,年未四十而带上老花镜;双腿患有严重的脉管炎,疼痛难忍,他竟把电褥子缠在腿上,再用小棉被和热水袋把双脚包起来,坚持工作。 1983年,他右腮长出了一个小肿块,初不介意,后来越来越严重,甚至妨碍说话和饮食,才不得已去医院检查,确认为腮腺粘液表皮样癌。 领导和战友们都劝他立即做手术,他坚决拒绝了,他说:“我的病大家都了解,手术后面部神经会遭破坏,终生成为废人。

这样勉强活十几年,还不如让我痛痛快快地为我一生从事的事业多做几年工作,哪怕是三五年,我也满足了。 ”当然,他十分清楚自己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因此,虽过花甲之年而仍坚持工作。 他顽强地与病魔作斗争,并让家人把自己几十年来发表的文章和学术论文等资料整理出来,逐一进行校对修改,分门别类装订成册,供大家在工作中参考,为第二炮兵贡献自己的最后一分力量。

  在部队召开的吴锡挺同志追悼大会上,会场中一片肃静,大家都默默地听着部队领导低沉而又坚毅地读着悼词:  “吴锡挺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在国防科技战线光辉战斗的一生,是为我军导弹事业无私奉献的一生。

他的不幸逝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装备技术建设的一大损失,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老战友、老同志、老专家,他的学习态度、敬业精神、高尚品德和优良作风,永远值得我们学习,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战胜顽疾树垂功,岂料横祸断君行。

此去蓬莱莅仙境,东远西近再增程。 ’(二炮司令李旭阁中将挽诗)吴锡挺同志永垂不朽!”  那铿锵有力而又悲壮沉痛的声音,充分表达了党对吴锡挺同志光辉一生的高度评价和肯定的声音,随着凄惋的哀乐旋律,在空中、在无数战士们的心中久久回荡。

  注:挽诗中的“东远西近”句,是吴锡挺所著一本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