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种养殖 > 文章

澳大利亚政治为何“测不准”

2019-06-11 来源:本站

澳大利亚政治为何“测不准”

5月18日至25日是一段让政治评论员们扎心的日子。

5月24日,印度人民党在大选中取得空前成功,赢得了303个下院议席,刷新了2014年的纪录,堪称狂胜;之前的18日,澳大利亚大选的计票结果更加“黑天鹅”——民调遥遥领先的工党意外落败,上任才8个月的现任总理、自由党领袖斯科特·莫里森获得连任。 两场大选的结局都和预估的相差很大。

印度人民党获胜不令人奇怪,但优势如此巨大,多少出人意料;澳大利亚自由党的卫冕则不知让多少人跌破眼镜。 如果说印度选举是“没测准”,那么澳大利亚政治现在完全就是“测不准”了。

在这个南太平洋国家的现代史上,人们很难找出比莫里森履历更“普通”的总理了。 他曾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旅游部门工作,好不容易进入内阁,也只是担任移民部长和国库部长,前者堪称专司“踩雷”的苦差,被称为不折不扣的“黑历史制造机”。

若不是“双重国籍门”引爆澳大利亚政坛、马尔科姆·特恩布尔仓皇辞庙,莫里森也不会成为总理。

本次大选前,莫里森的境遇之凄凉,恐怕只有挥泪辞职的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能够比肩:自由党-国家党联合政府的民调一直落后于工党,媒体和专家一边倒地看好竞争对手;党内大佬非但不出马为莫里森站台,外交部长、内政部长、国防部长等一众“重臣”还在关键时刻纷纷提出辞职。

莫里森的总理任期如此短暂而充满悲情,以至于人们担心,媒体没兴趣为他写一篇政治上的墓志铭。

但现实是,媒体和专家统统被“打脸”了。 扮演事后诸葛亮,总结莫里森“做对了什么”很容易。 虽然孤军奋战,但他有几分“破釜沉舟”的气魄,始终斗志高昂,走遍了所有摇摆选区,被视为制胜关键。 既然个人形象平凡,他索性打造“邻家总理”的人设,效果倒也不错。

就气候变化和能源等议题无法与工党相匹敌,他就果断打经济牌,充分利用执政优势,用财政盈余和就业利好给自己加分。 莫里森还敢于走险棋,不惜与极右翼的“第三方势力”妥协,比如民粹主义的“一国党”和打出“让澳大利亚再次伟大”口号的“统一澳大利亚党”,在最保守的昆士兰州更是下了血本,一些工党支持者气得想把该州“开除”出澳大利亚。 平心而论,澳大利亚政治变得“测不准”,并不奇怪。

早在英国意外脱欧、特朗普意外当选时,不少研究者就痛苦地意识到,原本行之有效的评估方法不好使了。

其实不止澳大利亚,整个西方世界的政治如今都已经变得随机色彩十足。 人们应该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曾经,选举结果可以根据党派的支持率推测,每个主要政党都有各自的基本盘,选民的偏好基本固定,大致对某个政党或主张保持着认同与忠诚。 现在一切都变了。

“新自由主义共识”在20世纪90年代席卷全世界后,人们发现政治人物的主张开始变得如出一辙,不同的政党再也看不出什么明显的差异。 “选谁都一样”在以前是一种对“趋同政治”的褒扬,如今却成了政治冷漠和民粹主义的温床。

2019年澳大利亚选举就是如此。

有民调数据显示,1/4的受访者既不喜欢莫里森,也不喜欢工党领袖肖顿,觉得两人同样“傲慢”“不鼓舞人心”“脱离民众”。 既然“无人可投”,那干脆选择“熟悉的魔鬼”好了。 我们不能因此认为澳大利亚选民不愿“求变”。 在金融危机去日未远、新自由主义方才破产的当下,欧美各国民众都在寻求真正的变化,而这恰恰是主流政治人物无法给他们的。 由此,世人在澳大利亚见证了与在北美和欧洲近似的现象,那就是民粹主义不可阻挡的崛起。 但是,民粹分子就能提供“真正的变化”吗?当下,一切全是“测不准”的。 SourcePh"style="display: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