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种养殖 > 文章

【调查】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落马:家族财产被举报超200亿

2019-06-13 来源:本站

【调查】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落马:家族财产被举报超200亿

  被人举报“家族资产超200亿”仅20余天后,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落马,其丈夫刘远生涉嫌违法犯罪接受公安机关侦查。

在刘远生的商业扩张过程中,争议和诉讼从未停止过。   海口水云天小区内部。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刘远生及其亲友名下多家公司注册地址就在水云天小区内。

摄影:翟星理  记者|翟星理  编辑|刘海川  被人举报“家族资产超200亿”仅20余天后,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落马。

南海网2019年5月31日报道称,记者从海南省委政法委获悉,日前,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慧同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刘远生涉嫌违法犯罪接受公安机关侦查。   “200亿元家族产业”,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在2019年5月11日的一场媒体见面会上被牵扯在一起。   两天后,海南省委政法委通报: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

次日,海南省高院表明官方态度:积极配合调查,并称网传张家慧停职接受调查的消息不实。   5月18日,张家慧又出现在当地官方媒体的新闻报道中:张家慧陪同海南省高院院长陈凤超调研海南涉外民商事法庭建设情况。   针对张家慧夫妇的举报,源自易真武敲诈勒索张家慧夫妇案。

易真武声称,自己持有张家慧在麻将牌局上的视频及刘远生针对一些商业项目的录音。 原定于5月23日在重庆万州区法院第二次公开审理的易真武敲诈勒索案,因故延期开庭。   公众热议下,事件走向扑朔迷离。 界面新闻寻访张家慧在海南省法院系统的老同事及其夫刘远生下海后的商业伙伴,发现刘远生在法院工作时就已涉足商业活动。 他于1990年代中期下海,之后涉足房地产开发,并在此后的十几年间以海南岛为依托,构筑了包括重庆、四川等内地省份在内的地产业务。   但在刘远生的商业扩张的过程中,争议和诉讼从未停止过。   法院新来的年轻人  “200亿元家族产业”,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在2019年5月11日的一场媒体见面会上被牵扯在一起。   公开资料显示,张家慧出生于1965年,比刘远生大一岁。 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一位不愿具名的原副院长告诉界面新闻,1992年,张家慧、刘远生夫妇同时从四川万县人民法院调到海南省中院,张家慧任助理审判员,刘远生在省中院研究室任研究员。   海南省法院系统设置相对特殊。

新中国成立后,海南长期为广东省的一个行政区。

1988年,海南撤区设省。

同年,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被组建,但海南中级人民法院并未被撤销,主管海南各地级市中级人民法院,上级部门为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海南建省后,相关部门陆续组织内地省份干部支援海南建设,张家慧、刘远生夫妇即为海南中院引进的高学历人才。 据上述海南中院不愿具名的原副院长介绍,此二人为西南政法大学本科同学,又先后在西南政法大学读硕士研究生,张家慧的研究方向是民事诉讼法学。

  1992年,海南中院从内地引进6名高学历人才,张家慧、刘远生就在其中。 海南中院给他们分配一套宿舍,位于海口市中心的海府路法院宿舍。

1995年,两人育有一子。   据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长回忆,初到海南中院时,张家慧夫妇很快表现出不同寻常之处。   首先是刘远生对于改善经济情况的急切需求。

在海南中院研究室工作期间,刘远生的工余时间几乎都花在海口一座火山石矿上,“但他没说矿是怎么拿下来的。 ”  一位曾在海南中院政治处工作的人士对界面新闻回忆,张家慧夫妇初到海南时期经济拮据,“院里派人到码头接他们,他俩的行李是那一批引进的6个人中最寒酸的,院里给了一点钱改善他们的生活。

”该人士称,当时海南中院从珍惜人才的角度,并未叫停刘远生开矿的活动。   其次是张家慧夫妇先后脱岗提升学历。

据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长介绍,刘远生到北京读博,研究方向为俄罗斯民法,认为读博并不难,遂动员张家慧也脱产读博。 张家慧在西南政法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又在中国社科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后在最高人民法院做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员。   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长回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刘远生于1995年向海南中院辞职,大约1999年前后,张家慧、刘远生搬出海南中院宿舍。   原海南中院宿舍区。

1992年,张家慧、刘远生调入海南中院任职起居住在此。 摄影:翟星理  第一桶金  原海南中院刑事诉讼庭一位主要领导回忆,张家慧夫妇从中院宿舍搬走之后,他逐渐失去刘远生的消息。

  但2002年前后,张家慧夫妇卷入一起司法掮客事件,在海南中院内部引起诸多议论。 此事让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长注意到,张家慧夫妇的经济状况已经有了很大改善。

  2001年,海口商人范起明因犯票据诈骗罪被海口市中院判处死刑。 范启明的父母住在海口一套别墅中,张家慧夫妇为其邻居。

  据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长介绍,张家慧夫妇居住的别墅当时的售价加上装修费保守估计也在一百万元以上,“也就是说,最晚在2001年,张家慧夫妻已经是百万富翁了,张家慧的工资我是知道的,月薪不会超过3000块钱。

唯一的解释就是刘远生挣到钱了。

”刘远生辞职后下海,为海口一家律所的律师。   范起明的亲戚陈子南告诉媒体,刘远生找到范起明的父母,称可以协调此案,要价100万元。 范起明的父母没钱,刘远生便称可以将其别墅作价80万元抵押给张家慧。   陈子南出示的材料显示,这栋别墅被过户给张家慧。 此外,范起明家一座价值160余万元的大型牙雕被张家慧要求以十万元的价格买走。

牙雕买走两天之后,刘远生又来到范起明家表示协调关系需要用钱,将10万元的牙雕购买款拿走。

  但范起明的案子并没有出现转机,范氏亲属被张家慧告知,范起明得罪的人太多,她和刘远生能做的就是介绍一位北京的律师。   经过繁琐的司法程序,范起明最终被判死缓。

后来,范起明案主审法官获罪入狱,范氏亲属设法获得该主审法官手写的一份情况说明,得知范起明案审理期间没有任何人向该主审法官私下协调。   范氏亲属认为被张家慧夫妇欺骗,多次讨要已经过户给张家慧的别墅无果,双方决裂。 范氏亲属找到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长求教如何处理,以其为代表的海南中院几位老干部表示希望范氏亲属举报张家慧。

  “如果范家人说的情况属实,那我个人认为张家慧涉嫌违法违纪。

”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长告诉界面新闻,除此之外,他对张家慧、刘远生能住别墅也一直有怀疑,“他们的第一桶金到底怎么来的?”  一位与刘远生有过商业合作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充当司法掮客的事他干过几次我不知道,但他说过,九十年代他在重庆开过歌舞厅。